吴成事迹
一个用残肢谱写革命教育乐章的新四军战士——吴成

在孩子们眼里,他是一个白发苍苍,年过80,爱讲革命故事的老人;在大人们眼里,他是一个令人敬佩,英勇无畏,甘洒热血的英雄;而他却说自己只是一个革命战争幸存者。他,就是新四军战士——吴成。就是他将革命教育这一伟大而又深远的任务搬到了没有枪林弹雨的今天。

1.jpg

吴成,1929年生于江苏海门,15岁的时候参加了新四军,两年后在“苏中七战七捷”战斗中负伤截去右下臂。虽然走进了和平年代,但是他认为革命传 统不应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消逝。1952年,已在省荣军医院工作的吴成走上了革命传统教育讲台,用高擎的残肢向后辈“传递”红色火炬,至今已是63个春秋。 在这63年中,与他接触过的孩子们都亲切的称他为“吴成爷爷”,大人们则尊敬的叫他“吴老”。


说到吴老,很多人会想到他那条断臂。孩子是好奇的,在与孩子接触的过程中,不免有孩子问起吴老打仗被锯掉的断臂,会问他疼不疼,吴老就会 说:“十指连心怎么能不疼?但是无数革命烈士为了消灭万恶的敌人,为了让子孙后代都能过上好日子,他们死都不怕,我能怕吗?当时我哼都没哼一声。我只是看 到右手被敌机炸掉了五指,不能返前线为人民杀敌立功而感到心里难过。”其实在这个断臂的背后不仅仅是疼痛,每到气候变化的时候,伤口神经瘤会痛的很厉害, 甚至必须服止痛片才能入睡。手被锯掉后,因为臂膀血液循环受阻,血流不畅,导致残缺的臂膀夏天是凉的,到了冬天就冷了,就得用棉皮套保护,否则膀子就会冻 坏。虽然这样,吴老总是说每当伤口神经瘤发作疼痛时,一想到孩子们,疼痛定会减轻许多,孩子就是他坚持下去的动力。他说虽已老弱病残集一身,但是还是活得 很精神,生理年龄虽然在这里,但是自我感觉还是很年轻,与青少年建立忘年交,使他越活越年轻。

2.jpg

与孩子打交道,给他们讲述革命故事,这个看似轻松的而又讨好的工作,其实花费了吴老很多很多心血。关于吴老的革命教育历程,那简直可以称为一段神话。吴老 每年平均要去28多学校,他被70多所大中小学聘请为校外辅导员。从1952年担任第一个“教职”——扬州市城北中心小学校外辅导员算起,近60年时间他 先后到无锡、苏州、常州、上海等地大中小学校和幼儿园进行革命传统教育。吴老辛勤那么多年,共累计向广大青少年作革命传统教育报告5000余场,听众达 400余万人次。在离退休后,他更是把三分之二以上的时间花在用于革命传统教育,长年奔波在各个学校,与青少年座谈、通讯。尽管近年来年事渐高,身体已大 不如前,但他每年外出义务讲课仍达80多场,最多时一天要讲2场。3.jpg

吴老不但讲授革命教育,从80年代开始,他又把自己的力量带进了少管所、戒毒所、收教所和大墙深院的监狱。1996年1月10日的春节前夕,吴老开始了他 的第一个帮教使命。这是一个某大学中文系将要毕业的大学生,工作单位也已经落实,却因偷窃犯罪被判死缓。吴老对他真心实意,将家庭住址、邮政编码、宅电号 码及工作单位全部写上,并将自己的简历也毫无保留地告诉了他,但他如何走上犯罪道路的,吴老一次也没有问过他。由于吴老的积极看望帮教,这个大学生真心改 错,积极改造,立功减刑,从死缓到无期,从无期到有期,只用了15年他就回归到了社会。之后吴老又因大学生的一句再生父亲,吴老为他将来的生活来源奔波, 虽然联系无果,但还是给这位大学生回归社会后艰苦创业打好了思想基础。由于在出狱前做好了出狱后的思想准备工作,虽然几经坎坷,但是那位大学生现已成立了 一家拥有70余名职工的洗涤公司,资产上百万。就是这样,吴老帮助了一名又一名的失足人群,或许他觉得这没有什么,但是他却将社会的温暖带到了这帮人身 边,激励到他们能够奋发向上,使他们重新站到了社会舞台上。

4.jpg

这一切的付出在这位伤残老兵的眼里,都是那么顺利成章、义不容辞:“我是一个孤儿,到部队时连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了,是党给了我一切。”延安大学老 校长吴玉章的佳句,被他当作了座右铭:“春蚕到死丝方尽,人至期颐亦不休。一息尚存需努力,留作青年好范畴。”有人质疑这位老人在做5000场报告,创建 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的意图,但是最后都被他的行动一一击破了。用他自己的话说:“我是一名共产党员,我所做的是一个战争幸存者的使命,我讲的是战友们流血牺 牲的故事,如果把这些作为商品,那就愧对了他们,也是对后代的不负责任。” 2003年,吴成花费4万元,在面积仅40平方米的阁楼上,布置创建了“家庭革命传统教育基地”,他和老伴亲自动手,收集整理了青少年寄来的3000多封 书信、贺卡,以及珍藏的革命史料和革命文物。另外,他还心疼孩子们暑期活动热,又购置了空调。前些年,吴老带头捐出一万元,并发动社区居民共同捐资,在河 埒口上严巷职工生活住宅区内为已故特等革命伤残军人、女英雄刘君湘建造了一座“君湘亭”,不但优美了周围的环境,更是留下了一块革命阵地。他说:“我常 想,等我不能走不能讲的时候,战争的幸存者也所剩无几了,活档案将成为历史。在我有生之年,要尽一切可能为子孙后代留下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


    走进吴成的家庭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登上阁楼,来到那个微型革命陈列馆,只见满满当当摆放着与革命有关的物品。最有意思的是一个陈列架上一字摆开的几瓶水, 它们是吴老亲手采自嘉兴南湖、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和延安的延河之水。与水瓶摆在一起的,还有井冈山的红土、红米,延安的小米,当年战士们学习时用来代替纸张 的桦树皮。吴老说,这些地方的水土养育了中国革命,带回来给孩子们看看、摸摸,很直观,孩子们就好理解了。慢步在这个小小的展厅里,感觉仿佛穿越时空,回 到那个革命的年代。平时喜欢嬉闹的同学们,此时变得肃穆起来,放慢脚步,充满敬仰,细心体会一件件实物、一幅幅照片中铭刻的光荣与辉煌。同学们纷纷表示: “以前,这些名字是那么熟悉,却又多么陌生。现在,书本上的历史就在眼前,变得如此生动而丰富!历史难忘,我要为了祖国的建设奉献自己的一份力量。”在孩 子们中不乏每个寒暑假都来这里接受爱国主义教育的同学,其中一位同学说:“每来一次,都会有不一样的收获。这些历史见证是非常宝贵的财富。”

5.jpg

2014年9月30日我国首个烈士纪念日,无锡市市长汪泉走访慰问吴成,在参观了吴成的家庭革命传统教育室后,提出由于室内空间有限,人一多讲课效果就会 受到很大的影响,已跟不上越来越多参观者对红色故事、物品知识的渴望,汪市长要求相关单位为吴老革命传统教育基地扩容,让更多的无锡市民参观,接受传统教 育。2014年10月,由滨湖区政府出资20万元,省荣院提供场地和资金支持,产山社区负责出力并进行后期管理,家庭革命传统教育基地搬到了荣院家舍的二 层楼内,新基地有250平方米,内设宣讲室、陈列室、荣誉室、传统室和传承室5个专门区域。乔迁后的教育基地自12月20日启用,吸引了一批又一批老中青 少参观者。在基地展区的前言中吴成这样写道:“为了不让烈士们的鲜血付诸东流,我以幸存者的名义建立革命传统阵地,与我们青少年探索共勉。”这正是吴成设 立这个教育基地的初衷。

6.jpg

吴老的老伴张阿姨也是个热心肠,她退休后每天除了照顾吴老的起居生活,做好“后勤部长”之外,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接听记录各个学校、机关企业向吴老发出的讲 座邀请。但凡只要有邀请,无论是酷暑寒冬,吴老都要夹着包,自己坐公交车或步行去作报告。女儿下岗了,女婿待业,外孙女儿上大学,家庭情况很不好,张阿姨 把外孙女儿的学费担了下来;吴成每年要资助山区几名学生上学,逢年过节还要带着学习、生活用品去看望帮教育对象,所以家里结余的钱也不多,但每次社区组织 募捐,她都会主动捐钱。她说:“一人有难,八方支援。我们大家都尽点心吧。”朴实的话语透着爱心。张阿姨为疾苦人民的无私奉献精神让大家非常感动,也很受 教育。他们夫妻的行为质朴无华,事迹谈不上惊天动地。然而,正是有他们这样的普通人,做出的一件件不平凡的事,这种精神和责任、这种奉献,却是权力和金钱 买不到、也换不来的。

7.jpg

吴成的故事说也说不尽,道也道不完。他,就是这样一位老人,将革命故事、革命精神通过讲故事,通过自己行动感染了一代又一代的人。这些年,他和他的家庭荣 获了“中国好人”、“全国关心下一代先进工作者”、“全国老干部先进个人”、“全国禁毒教育先进家庭”、“省十佳志愿者校外辅导员”、“市十佳老干部”、 “市优秀共产党员”、“无锡好人”、全国“最美家庭”提名奖、“江苏省最美家庭”、“江苏省五好文明家庭”等荣誉称号。相信今后他会继续用他全部的热情和 执着、坚韧与刚强,默默地传递着革命的薪火,同时也诠释着一个战争幸存者、一位优秀校外辅导员、一个热忱的教育志愿者的内涵。


?2015 ag亚游集团App下载|首页